第222o章,傅瑾城篇399

“人还没到吗?”

林以熏已经到了美国,现在正坐在酒店楼下等人。

这酒店,就在哈佛附近,她订在这里,就是为了方便约人见面。

只是,等了二十多分钟了,人还没出现,她有些不耐烦了。

帮林以熏查资料的人立刻说:“我正在联系。”

“快点。”

“好的。”

对方走远了一些,又拨了个电话出去。

这时,酒店门口迎面走来了几个十十七八岁的男孩,林以熏留意着门口那边,看到是年轻人,多看了两眼,在看到其中一位,在身高上略逊色一点的东方男孩时,犹如雷击般浑身一震,瞪大了眼眸,脸色诡异又复杂。

她的视强烈到让人难以忽视,那几个男孩都看了过来,见状皱起了眉头,不过,他们的身高在林以熏之上,对方又是女性,虽然林以熏的脸色很难看,看起来还有点恐怖,但他们也不害怕。

其中一人反而对那个东方男孩用法语打趣的说了一句话,东方男孩这才朝着林以熏看了过来,见到林以熏的脸色,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林以熏就快步的走过来,堵在了他的面前,眯起眼眸深深的打量着他。

艳丽无比辣妹帽美动人

越是打量,她脸色越是难看。

如果是别人,或许还没不觉得眼前这个男孩,到底有多像傅瑾城,毕竟,傅瑾城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虽然到现在他也保养得不错,看起来还很年轻。

但她是和中学时期的傅瑾城恋爱过的,年轻时期的傅瑾城到底长什么样,她到现在或许也记不清楚了。

然而,眼前这个男孩,却猛地将她拉回了当年。

因为,他有着一张和当年的傅瑾城一模一样的脸!

被她盯得很不舒服,高柏煊后腿了一步,不确定她是是亚洲那个国家的人,只好用英语问:“yihe1you?”

“你——”

林以熏刚开口,就不说话了,眼神很冷,随即转身离开了,那个去打电话的人见状,愣了下,想过来了解一下生了什么事,刚过来,见到高柏煊的时候,愣了下,觉得他有点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但他看林以熏忽然气冲冲的离开,不及多想,立刻跟了上去。

高柏煊的同学觉得有些奇怪,用法语问他是不是认识林以熏。

高柏煊摇头,说不认识。

但心里却划过了一丝异样。

现在是中午午饭时间,他的同学都饿了,吵着要赶紧吃饭,几个人很快就忘记了刚才忽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脸色奇怪而难看的女人了。

那边,林以熏在电梯门口等着的时候,拳头紧握,刚才打电话的男人小心翼翼的问:“林小姐,您认识刚才的那些年轻人?”

林以熏冷声反问:“你不觉得刚才的东方男孩……很眼熟吗?”

他忙点头,“是有点眼熟……”

但他还是想不起来,那个男孩到底像谁。

“傅瑾城。”可能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林以熏开口提醒他。

对方脸色一凛,“你……你的意思是——”

“那个野种……他根本没死!”

林以熏只想到这个可能。

她相信,也只有这种可能!

刚才的男孩,看上去有十六七岁了,但傅瑾城当年十六七岁的时候,看上去却像2o了,就年纪推算,那个男孩,应该是十五岁左右。

十五岁的男孩,还还长得这么像傅瑾城,不是那个野种还能是谁?

“这——怎么可能?”

当时,他们明明已经处理掉了的。

“不可能?不可能拿刚才我是见鬼了?”林以熏大吼,她眼眸猩红,看起来异常的恐怖,怒吼道:“当年我说过了,我要他死,你们连他死没死都不知道?”

“不可能,肯定死了的。”对方倒是很确定,又说:“或许只是长得像而已——”

“像到一模一样?”林以熏冷声反讽。

“这——”对方不敢再抬杠,“我这就派人去查。”

“立刻!”

“好的。”

与此同时,国内。

傅瑾城在和跟踪林以熏的人聊完了之后,立刻给保护高韵锦的人打了个电话过去,那边倒是很快就接了起来,傅瑾城还没说话,那边先开口了,“傅先生,林以熏……见到了您的儿子。”

傅瑾城脸色突变,“你说什么?”

“是巧合。”

“她不是去了美国吗?她怎么会——”

“高先生前两天去了美国,说是想提前到哈佛去看一看,碰巧林以熏到了美国,两人现在还住在同一家酒店里,所以……”

就碰上了。

“立刻安排。”

“我知道了,我这就让人联系高小姐。”

“还有,盯紧了林以熏。”

现在林以熏知道了真相,肯定不可能就这么放过高柏煊的,他们的防着。

“好的。”

对方说完,立刻挂了电话,给高韵锦打电话过去,而这个时候,高韵锦正在通话中。

而跟她聊电话的,正是安安,高柏煊。

他跟同学们点了菜之后,想起了刚才见到林以熏的脸色,他心里有些不安,想了想,还是给高韵锦打了个电话。

高韵锦接到他的电话很开心,“怎么样?玩得还开心吗?”

“嗯。”

继续聊了几句后,高柏煊才进入主题,“妈,刚才我在酒店楼下,看到了个奇怪的女人。”

“奇怪女人?”高韵锦一时没联系到林以熏的身上,然而,在高柏煊说到“她好像认识我”之后,她呼吸漏跳了一拍,紧张的抓紧了手机,“她说了什么?”

“她什么都没说,就是看着我,脸色很难看,好像……很恨我。”

高韵锦听到这里,脸色骤然变得雪白,跌坐在了沙上,激动的问:“那现在呢?她还在吗?”

“不在了,应该是回去房间了。”

高韵锦浑身抖,“安安,离开,立刻离开那,立刻!!”

安安却没有纠缠高韵锦问为什么,反而很冷静的安抚她,顺着她说:“好,我这就离开,妈,你别担心,我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