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身穿紫金长袍的高大青年,正是太元仙宗弟子第一人,帝羽圣子!

“三大魔王死了,两名大统领死了,金圣元也死了,可你却没有死,看来,我倒真是小看了你!”

他神色冰冷,淡然道:“林羽,你的命,倒还真是够硬的!”

“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在他身旁,麻衣老者面色古板,淡淡地说道:“归根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小角色,拍马也无法跟少主你相比。”

“话不是这么说的。”

帝羽圣子淡然道:“所谓天才,往往气运过人,别人的劫难,却能化作他们的机遇!金圣元,甚至是封王强者都陨落了,可那林羽却没有死,说明此人颇有气运,这种人的命往往极硬,如果不能将他一击杀死,只会让他成长的更快!”

他漠然道:“查清楚他的底细,从他出生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一切事情,都给我查出来!这个人,我不想再给他任何成长的机会,哪怕只有一线可能,也绝不能允许!”

“是!”

麻衣老者点了点头,身形顿时消失无影。

三日后。

“哦?你说他有一个具备天生剑体体质的徒弟,叫做夜雨汐?”

粉红甜心穿舞蹈服轻轻踮脚展现柔软身段图片

帝羽圣子眉头一扬,他将这名字喃喃重复了几遍,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顿时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

“夜雨汐,叶雨汐!这个所谓的夜雨汐,恐怕就是中域叶家通缉追捕了十几年的逆种!”

他微微一笑,自语道:“有意思,我正想跟叶家的叶清影搭上线,就知道了这么有趣的消息,很好,我这就去中域叶家走一趟!”

……

转眼间,距离林羽离开冥魔战场,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的时间。

从冥魔战场到太元仙宗,有一个月的路程,也就是说,林羽距离太元仙宗,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半的路途了。

这段时间内,他进一步巩固提升了自己的修为,将实力稳固在了涅盘五转大成的境界。

此外,他的剑意又有了一点提升,从八阶二成到了八阶三成,虽然提升的幅度不多,但对他的实力增长也有一些帮助。

轰!

这一日,他所乘坐的飞舟,突然剧烈颤动起来,仿若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轰击着飞舟,让整个飞舟都是摇摇欲坠。

“怎么回事?”

这一幕,让飞舟内的武者面色皆是一变,这飞舟虽然防御力不强,但起码也能抵挡涅盘七转以下的任何攻击。

能让飞舟撼动到这种程度,说明攻击飞舟的,起码也是涅盘八转的强者!

轰隆!

就在众人心中震惊的时候,似乎是又有人加入了攻击行列,让那股轰击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几个呼吸之后,这飞舟终于无法承载这种攻击,生生爆了开来!

“快走!”

刹那间,飞舟内的所有武者齐齐面色一变,从飞舟内冲出,少部分速度慢些的武者,伴随着飞舟炸开,直接陨落在了其中!

“该死!”

“究竟是什么人!”

这一幕,让众多武者脸色难看,望向那出手攻击飞舟之人。

这赫然是两名身穿青袍的中年武者,两人的年纪都不算很大,外表也算是英俊,只是脸上皆带着一种强烈的傲气,俯视着林羽等人,那种目光,就好像是在看着一群蝼蚁。

“中域叶家办事,无干人等,统统给我滚开!”

其中一人淡漠道:“至于那叫做林羽的家伙,给我自己站出来,不要让我们亲手把你揪出!”

“你谁啊!这么猖狂!”

“中域叶家?抱歉,没听说过!这里是北域的地盘,轮不到你们中域的人来嚣张!”

青袍中年那狂傲的态度,顿时激怒在了在场的武者。

不管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一上来就轰爆了飞舟,并且摆出一副上等人的姿态,任谁也无法忍受,更何况这都是些能从冥魔战场中生存下来的武者!

“放肆!”

那青袍中年神色顿时一冷,目光中散发出冰冷的寒光:“区区一群北域的下等蛮夷,竟敢侮辱我中域叶家,当真是找死!”

咻!

话音落下,他竟然直接就是一剑挥出,一道凌厉的剑气,悍然朝着众人袭去!

“嗯?”

当他这一剑挥出的时候,一众武者面色都是变了,这青袍中年虽然狂,但实力却的确不是盖的,分明是涅盘八转的实力!

而他们当中,最强的也不过涅盘七转而已,就算联起手来,也未必是那青袍中年的对手!

嗖!

眼看着他们就要被那一剑击中,一名身穿白袍的清秀青年,骤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随手一剑,便将那凌厉的剑气给挡了下来,而他的身形,却是连动也未曾动弹一下。

“我就是林羽。”

白袍青年目光望向那青袍中年,淡然道:“我似乎并不认识你们吧,你们找我,是有何事?”

“原来就是你。”

那青袍中年目光一闪,淡淡地道:“既然你主动站出来了,那事情就好办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收了一个叫做夜雨汐的徒弟?”

“是又如何?”

听到这话,林羽眉头一皱,他倒是完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因为夜雨汐的关系而找上的自己。

夜雨汐,是他在灵空域收的徒弟,具备天生剑体的体质,资质极其妖孽,是他两世以来收下的唯一一个徒弟。

难道说,在这段时间里,夜雨汐惹上了什么麻烦?

“那就行了。”

青袍中年点了点头,淡漠道:“夜雨汐,乃是我叶家逆种,叛逃家族十几年,罪大恶极!你竟敢收留我叶家逆种,收其为徒,同样也是不可饶恕的死罪!”

“几日前,我叶家执法队,已经将那夜雨汐抓捕回了叶家,至于你,我劝你立刻束手就擒,乖乖跪下,自缚手脚,随我返回叶家,接受我叶家的制裁!”

“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带一具尸体回去,反正犯下收容逆种这种大罪,你也是必死无疑了!”

“你说什么?”

青袍中年的话,让林羽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夜雨汐,被你们叶家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