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伦·希尔顿红光满面!

虽然在这次的大股灾中,希尔顿集团的股票也跌的很惨,但看着自己的分红额度,巴伦·希尔顿发自内心的希望这次大股灾持续的时间能够再长一点。

紧紧握住陈耕的手,巴伦·希尔顿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一个劲的向陈耕表示感谢“费尔南德斯先生,谢谢你,谢谢你,再多的感谢的话也无法表达我对您的感激的万分之一,你帮了希尔顿家族大忙了,以后您永远都是希尔顿家族最尊贵的贵宾……”

“不客气,”陈耕的心情很好,他笑眯眯的道“在这次的合作中,您表现出了对我充分的信任,作为合作伙伴,和您合作很愉快。”

“当然当然,这是应该的。”巴伦·希尔顿的一张脸都笑烂了。

赚了钱,心情就好,巴伦·希尔顿略略一顿,大声喊道“先生们,感谢你们一个多月来的辛苦努力,我决定,为了感谢大家的努力工作,我个人再拿出200万美元来给大家作为奖金,另外,大家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张希尔顿酒店的金卡,拿着这张卡,在世界任何一家希尔顿酒店都可以享受65折的优惠。”

“谢谢希尔顿先生。”

“希尔顿先生您真是个好人!”

…………

操盘手们一阵欢呼。

虽然就在昨天,费尔南德斯先生已经宣布了自己可以拿到一份远超此前许诺的、足以让自己今后十几二十年都过的舒舒服服的奖金,但有钱拿谁不喜欢啊,而且还有希尔顿酒店的金卡。

陈耕没想到巴伦·希尔顿竟然这么大方的拿出了200万美元,有点惊讶,不过惊讶归惊讶,他客气的向巴伦·希尔顿点点头“感谢的您的大方。”

清纯美女天香国色如花仙子户外写真图

“应该的,毕竟他们帮我赚到了这多钱,”说到这里,巴伦·希尔顿忽然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向陈耕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你说。”

巴伦·希尔顿小心翼翼的问道“我知道这么问有点不太礼貌,也请您相信我绝对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我只是想要知道,您的法力可以用在其他地方吗?”

果然!

巴伦·希尔顿刚一开口,陈耕已经隐隐的有了预感,现在印证了自己的猜测,陈耕满心的哭笑不得看来自己这个“东方巫师”的名头是坐实了,既然如此,那也别否认了……

“那看是用在什么地方了,”陈耕也压低了声音,一脸严肃的道“但巴伦先生你要明白,每一次使用法力,对我的身体都有巨大的伤害,所以……”

这样,这家伙应该就知难而退了吧?

“我明白,我明白,”不等陈耕说完,巴伦·希尔顿就急忙点头,一脸恭敬和谦卑的道“您是有真正的法力的人,不是那些该死的骗子,要动用这么强大的法力,肯定对您的身体有不小的损害……我的意思是,如果希尔顿家族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困难,我能不能向您求助?”

嘿!

陈耕还真没想到巴伦·希尔顿竟然在打这样的主意,他很想笑这与古代的时候,老百姓听说哪个庙、哪个寺的神仙比较灵验之后,就去那个寺庙求神仙保佑有什么区别?

可看着陈耕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巴伦·希尔顿愣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顿时就涔涔的冒出来了坏了坏了,自己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要知道,在早起的欧洲,老百姓是要给教会缴纳什一税的,想要费尔南德斯先生这位东方巫师在关键的时候保佑希尔顿家族,自己竟然不肯付出代价?

费尔南德斯先生没有勃然大怒,已经算是仁慈了。

他急忙道“如果您不介意,希尔顿家族希望能够得到供奉您的荣幸,你可以调用希尔顿家族的一切财富和资源,”

说到这里,巴伦·希尔顿小心翼翼的解释“都可以虽然希尔顿家族的财富没办法与您相比,但这已经是希尔顿家族能够拿出的最大的诚意了……”

巴伦·希尔顿的话还没说完,陈耕就摆了摆手。

巴伦·希尔顿立刻识趣的闭上了嘴。

“这不可能,”陈耕坚定的摇头,毫不犹豫的道“我不缺钱、不缺财富、也不缺影响力,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损害我的健康?对我来说,健健康康的享受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可陈耕越是这么说,巴伦·希尔顿就越发肯定陈耕真的是一位掌握着什么东方的神秘法力的东方巫师,也越发坚定了一定要把希尔顿家族与陈耕绑在一起的想法

费尔南德斯先生说的没错啊,他不缺钱,在这次大股灾之后,费尔南德斯先生的财富足以让此前的世界第一富豪山姆·沃尔顿先生望其项背;

他也不缺政治影响力,他与多位美国参议院、众议员、多位州长、现任美国总统李根以及副总统都有着良好的私人交情;

最重要的是,他还这么年轻,年轻到嫁给他是美无数已婚和未婚女性心中最理想的结婚对象……

他什么都不缺,自然也就不在乎希尔顿家族的供奉。

但陈耕越是这样,巴伦·希尔顿就越是不肯放弃。

他心里很清楚,别看美国是一个民信教的国家,但那些真正有能力和上帝沟通的大人物可不是自己能够接触的到的,那么退而求其次,费尔南德斯先生这种真正有着力的人份就是自己唯一能够接触到的神秘存在了。

如果能够借着这次的机会和费尔南德斯先生攀上交情、让希尔顿家族能够得到他的庇佑和保护,希尔顿家族未来的辉煌已经可期,如果不抓住这次这个机会,巴伦·希尔顿自己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巴伦·希尔顿小鸡啄米一样的不停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对您这样的存在来说,不管是金钱还是权利您都不缺,但费尔南德斯先生,请您相信,希尔顿家族是真的怀着无尽的憧憬和诚意,希望能够得到供奉您的荣耀……”

“不用再说了,”不等巴伦·希尔顿说完,陈耕就打断他的话,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以至于陈耕对巴伦·希尔顿的称呼都变了“希尔顿先生先生,你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威胁我?”

威胁陈耕?

巴伦·希尔顿急忙摇头,他怎么敢威胁陈耕?“您误会了,我没有……”

“但是在我看来你就是在威胁我,”望着巴伦·希尔顿,陈耕不客气的道“希尔顿先生,如果你真的打算这么做,我只问你你确定自己想好了?能够承受您这么做的代价?”

“……”

巴伦·希尔顿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两句,可望着陈耕冰冷的眼神,他立刻明白任何解释都是徒劳的,费尔南德斯先生根本就没有成为希尔顿家族供奉的意思,也是,人家为什么要给自己找这么打一个麻烦背在身上呢?

可越是如此,巴伦·希尔顿心中就越是坚定了信念一定要让费尔南德斯先生难道希儿顿家族的诚意、同意庇佑希尔顿家族,这次不成功,下次再找机会!

……………………

看着沮丧的巴伦·希尔顿,凯莉·希克斯小声的向陈耕问道“boss,希尔顿先生他……”

此前,为了创造一个单独和陈耕对话的机会,巴伦·希尔顿特意和凯莉·希克斯说,他有点个人的私事想要和陈耕谈、希望待会儿她能稍稍回避一下。

凯莉·希克斯有些迟疑,可考虑到巴伦·希尔顿先生与boss的关系似乎不错,她也就答应了,可现在看来,boss与巴伦·希尔顿先生谈的似乎不怎么愉快?

意识到这个可能,凯莉·希克斯心里头忐忑起来我没做错什么吧?

“哦……”

陈耕也没多想,随口说道“希尔顿先生希望他的家族能够得到我的庇佑,不过我没答应。”

什么?!

刚刚巴伦·希尔顿先生私下里和boss聊的内容,是他希望能够让自己的家族得到boss的庇佑?那……

一个念头瞬间在凯莉·希克斯的心头划过原来,boss是真的有法力的!

虽然凯莉·希克斯此前无数次听过陈耕是神秘的东方巫师、掌握着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的说法,但因为陈耕从未承认过的缘故,她心里头其实半信半疑,甚至不相信的成分更多一些——实在是作为甚至帮老板解决过个人需求的私人助理,凯莉·希克斯觉得boss除了身材保持的很好、对女人很有吸引力之外,身上也没看出有什么法力啊。

可现在,陈耕在这两场长达两周的大股灾当中那仿佛先知一般神奇的表现,以及巴伦·希尔顿哀求陈耕庇佑他的家族却被boss给拒绝了的事实,让凯莉·希克斯不得不再次思索一个问题boss,是否真的是一个有着神秘东方法力的东方巫师?

如果不是,为什么巴伦·希尔顿先生苦苦哀求boss庇佑他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