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棒,她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秦沂南的能耐。

“除了我们俩之外,还有一名舍友,叫王诸,她性格很奇怪,就跟和怪胎一样,你不用理她。”临进宿舍之前,唐宁还是不忘提醒。

“平时只有我们在宿舍,我都是一直戴着耳机听歌,我和她可以说从开学到现在,大概就聊过两句话。”

韩雨桐点点头,听唐宁这么说,对大学的生活倒是更加感兴趣。

毕竟,在高中的时候,她们所认识的同学都是中规中矩的。

和韩雨桐说清楚之后,唐宁才把宿舍的门打开。

“今天下午七八节才有课,等会午休过后,要不要带你到处逛逛?”带着韩雨桐来到学校给她安排的床边,唐宁看着她“这是你的床,就在我旁边,中间那张就是我的。”

“嗯。”韩雨桐回应了一声,目光却下意识往宿舍四周扫了一遍。

“来,我带你看看。”知道她兴奋,要她现在睡午觉,肯定也睡不好。

所以,牵上她的手,唐宁拉着她大步来到宿舍阳台,指着前头的那座山。

“那是我们学校用来给学生探险的,一个学期一个班级可以上去探险两次,听说下个月就到我们班。”

“那座看起来很新潮的大楼是这学期刚建起来的,里面除了图书馆之外,还有很多社团教室,环境可好了……”

气质女生白纱长裙盘头温柔唯美写真照

在阳台待了将近二十分钟,等把周围的建筑物都介绍完后,唐宁才带着韩雨桐重新回到宿舍。

就在这时候,宿舍门被人推开了来。

“那就是王诸,我们的舍友。”看到进来那女孩,唐宁凑到韩雨桐耳边,轻声道。

“你好,我叫韩雨桐,今天才来学校报到,请多指教。”

不管对方性格怎么样,至少她们以后也是舍友,打个招呼也是有必要的。

韩雨桐来到她跟前,主动向对方伸出手。

“王诸,你大概已经知道我名字了吧?”王诸扫了韩雨桐一眼,目光却下意识往她身后的唐宁投去。

唐宁哪怕知道王诸在看自己,她还是一脸不以为然。

倒是看到她们俩之间的互动,夹在中间的韩雨桐难免有点尴尬。

“嗯,刚过来的时候唐宁和我说过。”韩雨桐看着王诸,浅浅笑了笑。

王诸却不再理她,举步回到自己床边,鞋子一脱,直接往床上躺了下去。

“……”韩雨桐忽然有那么点理解唐宁之前的心情。

愣在原地好几秒,韩雨桐才回头看着唐宁“我们也先休息一会,下午不是说要带我到处看看吗?”

“好。”唐宁也没多说,微笑着点了点头,和韩雨桐一起回到各自的床上躺下。

看着纯白的天花板,韩雨桐唇角一直挂着一抹愉悦的笑意。

直到现在,她那份因为进了校园而激动万分的心情,还没有彻底缓过来。

她真的能继续待在台州学院,真的可以在这里和唐宁一起上课么?

为什么总感觉这么不真实?那会不会是一场梦?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躺在床上的韩雨桐想了很多很多,躺了许久才现自己根本没有半点睡意。

“唐宁,我想我需要回一趟公司。”大概躺了十分钟,韩雨桐才似想起什么,霍地在床上坐起。

“回公司?那你不休息了?下午也不和我逛了吗?”

“以后再逛吧,我刚才想起今天还没回过公司呢。”

“嗯,那好吧,不过,你记得提前回来,下午还有课呢。”

“好。”和唐宁告别过后,韩雨桐便独自从校园离开。

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回头往那座她向往已久的校园望去,脸上的笑意更浓。

秦总对她真好!将来她一定要好好回报他!

“韩雨桐,给我站住!”韩雨桐刚回到总裁办,还来不及在自己的座位坐下,身后周主管不满的声音已经传来。

“周主管,找我有事吗?”韩雨桐停下,转身面对着她,但,却没有表现出半点害怕,不卑不谦。

“还好意思问我?上午去哪里了?为什么没回来公司?”看着韩雨桐,周主管眼底依旧是怒火。

“周主管,早上我回学校上课了,这事秦总都知道的,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他。”想了想,韩雨桐如实回道。

“秦总?”周主管眯了眯眼,复杂的目光下意识往总裁办公室望去。

冥思了片刻,她的目光才重新回到韩雨桐脸上,态度还是和刚才一样恶劣“就算知道又怎么样?你不知道打电话回来请假?”

“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总裁办这边大小事务都要经过我同意?你是完不把我放在眼里是不是?”

“刚来两天就学着旷工,知不知道咱们遥远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低级错误的?你当这里是自己家,喜欢来就来,不喜欢就走吗?”

“周主管,今天早上事情生得太突然,我都……”

“都什么?借口能找好一点的吗?什么太突然?去学校上课也算突然?你……”

“周主管,不就是忘记打电话回来请假?你这样会吓到小美人的。”周主管责备的话语还没说完,便被一把明显带着浅笑,却让她瞬间住嘴的声音突然传来。

“唐经理。”韩雨桐回头看着向她们这边靠近的唐俊,还是会紧张,手也下意识往自己衣领扯了扯。

只是愤怒得不行的周主管,根本注意不到她这举动。

倒是看到她这小模样,唐俊眼眸的颜色稍稍沉郁了下去。

这丫头,是真的在怕她,而不是装出来的。

出来社会那么多年,什么人他没见过?是真情还是假意,难道他会看不出?

“唐经理。”看到唐俊,周主管哪怕还气闷得很,但,该有的礼节还是不会忘记。

“周主管,我说你日理万机的都够忙了,要是连这种小事情都亲自处理的话,岂不是要累个半死?”

唐俊来到韩雨桐身旁,垂眸看着那个依旧气得涨红一张脸的周主管,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浅笑,话语却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