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玄宗内。

有不少势力都在关注着这一场战斗。

此刻,无数人睁大了眼,死死看着这一幕。

这场大战,最后究竟是谁赢了?

慢慢的。

岩土的灰尘散去。

众人看到,在那风暴内,有一道人影,渐渐显露在众人面前。

而这道人影正是……

苏辰!

“这……”

燕龙极心头狂震,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此刻,苏辰凌空而立,衣袍干净,丝毫不像是经历过大战的样子。

古风美女淡雅高洁不可亵玩

而在他的脚下,却有着一堆残破的尸体。

周家八帝,此刻,有七位都已经命散黄泉,只剩下黄袍中年,尚有一口气在喘息着。

而他之所以不死,那是因为苏辰手下留情的原因。

“黄泉刀阵,这门远古时代的阵法,们是从哪里得到的?”

苏辰面色平静,问道。

“咳……远古阵法,那又如何,没想到,的力量竟然这么强,我等八帝联手,配合黄泉刀阵,竟然都不能伤分毫,反而还被杀了七人。”

黄袍中年面若死灰,道。

“们虽然得到了黄泉刀阵,可是,们压根就没有领悟刀阵奥义,所以,照猫画虎之下,我一打就散。”

苏辰心底对于黄泉刀阵有着浓郁的兴趣。

所以,他才留下黄袍中年一命。

而对方也是个识趣的人,知道苏辰想要什么,主动开口道:

“若是我把黄泉刀阵交给,还有,告诉黄泉刀阵的来源,可以放我周家一马吗?”

黄袍中年看着四周残破的家园,声音绝望道。

“不能!”

苏辰的回答,果断干脆且利落。

从他决定对周家动手的一刻起,早就没有了回头斡旋的余地。

“既然不能,那也别想得到黄泉刀阵了!”

轰!

黄袍中年也是一个极其疯狂的人,听到苏辰拒绝,同一时间,直接引爆了自己的本源世界。

无尽狂暴的本源之火,喷涌而出,毁灭一切。

苏辰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并没有阻止,而是一个闪退,离开了周家的山门。

“啊……”

最先发出凄厉惨叫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前面叫骂得厉害的周雪芬。

此刻,她根本来不及逃走,直接被黄袍中年的世界之火吞噬。

“救我,救我……我知道,黄泉刀阵的秘密!”

周雪芬神情绝望,为了让自己有机会活下来,拼命的朝苏辰所在的方向嘶吼。

只是,苏辰从始至终都不为所动。

“黄泉刀阵,我早已掌握,们在我眼中,也早已没有丝毫价值。”

苏辰嘴角微挑,挥手间,掌心之中,一座微型的刀阵,轰轰凝聚。

“……”

周雪芬面若死灰。

无论如何,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苏辰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学到黄泉刀阵的法门。

轰隆一声!

突然,一道本源世界奔溃的火焰,轰轰爆发,席卷而过,直接把她给淹没了。

死了!

周雪芬死了!

她不是死在苏辰手中,也不是死在哪个大敌手里面,而是被自己大兄自爆本源世界的力量所抹杀。

这一幕,看起来非常搞笑,可这就是事实。

苏辰覆灭周家,只是自己出手击杀了周太青与周家八帝,余下周家族人之死,都是黄袍中年自爆造成的。

“啊……”

那无尽凄厉的绝望惨叫,回荡开来,惹得天地悲鸣。

轰隆隆的本源世界火,横扫一切,将山峰上所有周家族人灭杀。

隐约间,除了死亡前的嘶吼,还能听到,一道道凄厉的咒骂。

“苏辰,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啊……苏辰,不得好死!”

“苏辰,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的!”

那些周家族人,在死亡前,都发出凄厉的嘶吼。

但也只有一个眨眼的功夫。

他们的身体,就被本源世界自爆的光芒所吞噬,灰飞烟灭。

“怎么一个个死之前都在骂我?们可不是死在我手里边,而是死在们自己家族的大帝自爆之中啊!”

苏辰嘀咕一声,脸色有些纳闷。

不过,当他的目光一闪,看到在这熊熊火海中,有一处类似湖泊的地方,散发出浓郁宝光的时候。

整个人,双眼发亮,顿时来了精神。

“这是周家的……宝库?”

苏辰一步踏出,身子进入本源世界自爆的火海之中,一路所过,粉碎所有。

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

他就出现在一片崩溃的建筑面前。

这里,原先是一个风景旖旎的湖泊,岸边更是有依依杨柳,微风一吹,树叶在阳光下发出摩挲的声音。

那仿佛是春天到来的脚步声。

这都是曾经的美好,如今,柳树成灰,湖泊干涸,淤泥被焚烧成了焦炭。

而在这湖的中央,焦黑的泥土之中,有一扇残缺的门户,正是周家宝库的入口。

“去!”

苏辰并没有自己亲身进入宝库,而是抬手一挥,扔出几个傀儡。

虽然他并不认为周家能在宝库在设下多么厉害的陷阱机关,但还是秉着小心为上的策略,只是派遣傀儡人偶进去查探。

而他呢,则是一脸淡定的站在干枯的湖边,似乎正在等待什么。

果不其然,这时候,四面八方都出现一道道大帝境的神念,彼此在交谈什么,很快就确定下来了。

嗡!

燕龙极的身影凝聚,踏步而来,目光冷漠。

丝毫没有在意那些死去的周家族人。

与其说他们是死在苏辰手中,倒不如说,他们是完全被太玄宗给抛弃了。

从苏辰以闪电般的雷霆霹雳手段击杀周太青开始。

这群人,也就彻底没有了价值。

“燕伯父,们看了这么久的大戏,还没给门票费吧?”

苏辰看到来人,丝毫都不惊讶,一脸风轻云淡道。

“门票费?”

燕龙极一听,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

没想到,他们还没主动说出自己一方的要求,结果就被苏辰一句门票费给噎死了。

不过,燕龙极的脸皮也是极厚的,马上就反应过来。

“苏辰,周家覆灭,那是他们罪有应得,只是,周家的宝库,那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是太玄宗的收藏,不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