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响亮的耳光,被扇飞的陆司音,让所有天府书院的弟子都蒙圈了。

在众人看来,“逃走”的林云突然现身,已经足够震惊。再加上这一记耳光,一众书院弟子,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你敢打我?”

地上的陆司音,整个右脸完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疼。

除了疼,更多的是羞辱。

区区一介剑奴,居然敢当众扇她耳光,还有比这更屈辱的事?

“打了又如何?小贱人!”

林云眉头一挑,冷声笑道,眼中寒光闪烁。

他好不容易赶回来,却没想到,看见这贱人抬手就要扇白芸。

如何能忍?

忍不了!

海岛度假清纯少女俏皮甜美写真

“你骂我!”

陆司音眼中顿时怒火中烧,气的浑身颤栗,尖锐的咆哮道:“我杀了你这废物。”

嗖!

她从地面上腾空而起,五指张开成爪,朝着林云的天灵盖抓了过去,阴狠之极。

“小剑奴,给我去死!”

陆司音脸色狰狞,五官扭曲,眼中尽是阴冷的怒火。

“无知。”

林云反手就是一个耳光,间不容发之际,抽在了其左脸上。

啪!

这一次出手更重,陆司音在半空中,整整旋转了三圈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等到落地之后,左右脸颊肿的跟猪头一般,鼻子嘴角尽是鲜血。

凄惨而狼狈的一幕,看的人触目心惊,震撼无比。

太狠了……

“陆师姐!”

冷封见状勃然大怒,沉声道:“一起上,宰了这废物。”

顿时间,一群与陆司音交好的书院弟子,在冷封的带领下疯狂扑杀了过来。

“不自量力。”

林云神色冷漠之极,抬手间,一拳轰了出去。

龙吟虎啸中,拳芒绽放出炫目的银色光芒,以凌厉如剑的锋芒,横扫而出。

拳出如剑,剑出如拳。

在紫鸢剑劲的加持下,这如龙似虎的一拳,却更像是一柄出鞘的宝剑,锋芒之厉,无可匹敌。

首当其冲的冷封,还未反应过来,浑身气势就被狠狠碾碎。

嘭!

等到拳芒落在其胸口,立刻发出一声爆响,其如沙包般被扔了出去。

长发张扬上,少年一袭青衫,冷眸如电,狠狠看向那群继续扑过来的人。

这群人,脸色顿时显得难看无比,看着被一拳就被轰飞的冷封。

在林云冷峻的目光下,瑟瑟发抖,举着兵刃不敢上前。

模样,十分滑稽。

“可恶……这怎么可能?”

脸颊已经跟猪头一般的陆司音,瞧着此幕,完惊呆了。

眼中尽是震撼之色,不敢置信,这剑奴的实力,怎么强的这般可怕。

嗖!

恰在此时,一道身影,飘然落下。

是柳云烟,她看了眼陆司音,又看了眼远处落地哀嚎的冷封,脸色微寒,冷声道:“阁下能恢复实力,倒是值得恭喜一番,可这出手未免太重了一些。”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陆司音最好庆幸,她这一巴掌没有扇下去,否则,那只手动了,我就卸了她那只手。”

林云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只是话中的杀意,让众人感觉不寒而栗,眼中同时闪过抹怒火。

此话之猖狂,未免太不将天府书院放在眼里了。

陆司音和白芸间的矛盾,再怎么不对,也是他们书院自己的事。

可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判定。

“阁下看来是半点悔意都没有了,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伤了我天府书院的人,就必须付出代价,动手!”

柳云烟冷声喝道。

嗖!嗖!嗖!

顿时间,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至。众多天府书院的高手,朝着林云杀了过去。

瞧着十多道扑来的身影,林云冷笑一声,扬手一招。

嗡!

陆司音手中的葬花剑,顿时不断的嗡鸣颤抖起来,欲要挣脱出去。

“该死,不准动。”

其惊慌不已,双手死死拽住。

可拽的住吗?

剑!

林云一声轻喝,葬花剑化作一抹流光,落入其手中。

“委屈你了……”

看着剑身上这几日留下的痕迹,林云轻声自语,对杀来的十多道身影,完没有放在眼里。

可恶……这家伙,未免太小瞧人了!

此番做派,让半空中十多名天府书院的弟子,脸色显得极其难看。

可下一刻,这帮人便后悔了。

林云抬眸一扫,嘴角勾起抹笑意,手中葬花与其心意相通。刹那间,流光四溢,绽放出如如梦似幻的光芒,刺眼夺目,璀璨生辉。

这一刻,葬花归来,锋芒尽显!

在林云手中的葬花剑,仿佛脱胎换骨,洗尽铅华,锋芒之利,不可抵挡。

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感受着葬花的颤鸣,林云心砰砰直跳,久违的战意化作热血,在胸腔沸腾燃烧。

当紫鸢花尽数绽放的刹那,澎湃的真元,毫无保留灌入剑身。

我剑,荣耀永存!

林云单手握剑,迎着那杀来的十多道身影,怒劈而出。

恐怖的剑势,像是压抑许久的远古猛兽,在咆哮中怒吼而出。

嘭!

十多人的可怕威压,在这一剑之下,尽数被击溃。当场就被震飞出去,落地之后,脸色惨白,各自吐出口鲜血。

“该死……”

“这怎么可能?”

众人大惊失色,倒在地上,眼中神色惊恐不已。

咻!

恰在此时,一抹幽冷的剑光,以磅礴浩瀚之势,朝着林云劈了过来。

是柳云烟!

紫府威压下,这一剑势不可挡,还未完落下,就引得狂风顿起,呼啸如雷。

以剑之名,吾令花开!

丹田处紫鸢花逆转一圈,头顶天空顿时出现一轮紫鸢花的轮廓,林云手持葬花,挥手间挡下这一剑。

砰!砰!砰!砰!

随着双剑在对碰中,暴起惊天巨响,地面在两人的交手下,疯狂颤栗起来。

挡住了?

柳云烟眼中顿时闪过抹异色,她阴玄境小成的修为下,林云居然还能挡住这一剑?

对方的真元,到底怎么修炼的?

林云面不改色,仗着强悍的肉身,在这激烈的风暴中,持剑猛的朝前一压。

伴随着葬花剑的怒鸣,柳云烟脸色微变,被硬生生逼了回去。

等到柳云烟落地,所有天府书院的弟子,完傻掉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真真切切,发生在了他们面前。

有着阴玄境小成修为的柳云烟,竟然被林云给逼退了。

这简直,无法想象。

咻!

就在柳云烟脸色阴沉,提剑欲要再度杀过来之时,林云手中臧欢,朝她猛的指了过去。

锋芒所至,让柳云烟为之一顿。

林云淡淡的道:“柳云烟,我虽然不喜欢你,可你我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你最好别逼我。否则……除你之外,这书院中的人,没人能自保!”

可恶!

柳云烟气的咬牙切齿,可却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是实情。

半响之后,柳云烟稍稍平复下来,沉声道:“你走吧,我也不想与你鱼死网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