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人都料定,林云一定会缺席的情况下,他突如其来出现。

让整个龙门广场瞬间沸腾起来,一道道目光,唰唰唰的落在他身上。

说是万众瞩目,半点都不为过。

如此奇景,在历届龙门大比中,都是极为少见的情况。

若是以往,一个玄武九重的翘楚,不管他如何天才。都不会是关注的重点,因为玄武九重的修为,注定了他不会获得八公子的名额。

更不用说,傲世群雄的榜首位置了。

最为瞩目和耀眼的,永远是有资格争夺榜首的妖孽,应该是飞羽公子秦羽才对。

可眼下,龙门大比还未正式开幕,这少年所获得关注就远远超过了秦羽。

凭什么?

就凭林云二字,就凭这少年,姓林名云。

他是大秦帝国的不折不扣的风云人物,他是剑阁盟战第一,他让千年古钟,凤翎云霄。他在公主聚会中,壮剑阁声威,以一敌三,一剑成名。

他在魔莲秘境,登顶十层,创造传说,让雪落荒原。

清新规整短发养眼美女生活照

他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在大皇子的婚礼中,一怒拔剑。

他是剑阁林云!

短短一年,大秦帝国还无人知道的名字,已经名震百郡。大秦上下,无不知晓,无论是成就圣体的白黎轩,还是魔月山庄的绝世妖孽司雪衣,论声名都不及他。

他的经历,也有太多的传奇性。

原本不过是一介微末的剑奴,却一路走到现在,走到现在,敢于大皇子秦羽争锋的地步!

敢问这大秦帝国,年轻辈中谁敢与大皇子秦羽叫板,就算其他公子也不敢明面上与他争锋。

放眼天下,唯有林云。

有如此风采的少年,他的出现,怎能不让这龙门沸腾!

“奶奶个熊,我就知道这林云,一定会出现!敢一人一剑,独对神策营的林云,岂会是胆小懦弱之辈。”

“哈哈哈,终究还是来了,不枉我将身家都压在了他身上。”

“嘻嘻,我怕是要赔的倾家荡产了。不够也值了,这龙门大比若少了他林云,总觉得不太完整。”

“听剑阁弟子说,林云的修为已经恢复玄武九重了……虽与新秀榜上的人差距不小,可倒也不是完没有希望,争夺那最后的公子名额。”

“嘿嘿,拭目以待吧!”

众人心中激荡,言语间颇为热切。

即便是那些赌输了的人,叹气之后,也是颇为激动。

不止是场上的观众,贵宾席上诸多宗门的公子级高手,也都饶有兴趣的看向朝报名台走去的林云。

混元宗岩心公子,皱眉道:“这人就是林云?我混元门三名核心弟子,在魔莲秘境,都是死在他手中的?”

“对,就是他!”

文彦博咬牙切齿,眼中恨意滔天,死死盯着林云。

“找死罢了……”

岩心公子淡淡的看了眼,便不在多说。

妖孽翘楚,跨境界作战,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玄武九重战胜玄武十重,甚至战胜半步紫府,都不是没有可能。

可若对阵的同样是妖孽翘楚,丁点差距,都会衍化成致命的破绽。

跟别说,修为相差如此之多了。

玄武后期,一重修为就是一重天,两大翘楚对战。在资质悟性相同的情况下,若无特殊际遇,纯碎就是找虐,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

不止是岩心公子,在场其他高手,大都是类似的想法。

在他们看来,林云就不该出现。

哪怕是做个缩头乌龟,被秦羽当众提出来羞辱,也比送死要强。

云霄剑阁的洛余航目光冷漠,嘴角同样勾起抹冷笑,林云居然真的敢来。

最好,分到和他一组,那样提前了结此人。

一旁叶公子沉吟道:“这人就是在凌霄剑阁败你的人?”

洛余航略显不甘的道:“当时被他算计了,这小子明明玄武九重的修为,却骗我是玄武八重。否则,我以巅峰修为迎战,要赢他不过轻而易举之事。”

“不必在意。得罪了这么多人,还敢来,怕是真不知道龙门大比的残酷性。”

一身剑意锋芒凌厉的叶公子,淡淡的说道。

龙门大比,只要喊出认输便可弃赛。

可真正的高手,若想要杀你,怎会给你喊出认输的机会。

还没开口,就要你性命。

每年龙门大比,都有宗门翘楚死去,早已不是什么稀罕事。

在场,有许多达到要求的人没有报名,便是有此顾虑。

等林云取到身份牌后,一炷香燃烧殆尽,报名时间结束。

剩下,便是分组了。

一共八组,每组四个出线名额,至于如何出线。规则简单粗暴,不管一组有多少人,两两循环交手,直至剩下最后的四人,败一场便出局。

很快分组结果出来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七公子都被分在不同的组别。

其他新秀榜上的翘楚,白黎轩、司雪衣等人,同样大都没有分配在一组。

倒也不算意外,毕竟这些人都能算的上种子选手,若是提前碰上败者出局,未免太可惜一点。

“八组!”

云霄剑阁洛余航眉头一挑,在八组的名单上,没有发现公子的名字。

八公子中流觞退赛,注定要有一组,没有公子级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