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都市至尊杀神最新章节!

李大年一睡就睡了三天,这三天可忙坏了欧阳世家一向严厉的家主欧阳蓉,七十多岁的老躯一天从壁上往壁下要跑好几回,在谷中叫她奶奶的小辈们还从未见过家主对一个人这般和蔼亲近过,他们哪个不是要块糖就被教训一顿,念几趟欧阳家的森严家法?

欧阳家的男儿女子,都该坚强独立到要像草原狼王嘛!

可您瞧瞧这位外来的家伙,怎么就那么受宠爱呢?

不仅是欧阳蓉一天三问,就连谷中最喜欢与小辈逗趣聊天的蓝睿姑姑都不露面了。

成天守在自己的木屋中,大热天的,也不嫌闷得慌,怎么这三天,药神谷就这么没趣呢?

唯独那位没事就像块石头盘坐在悬臂之上的武痴没变化,一坐仍是一天,从早坐到晚,夕阳西垂的时候,偶尔还能看到他庚子剑一泄千里的惊艳磅礴,可这对只是一般资质的小辈武者来说,也同样无趣。

倒是那位九十多岁的老头,与来的第一晚相比,和蔼多了。

这老头没事就坐在谷内大院,唯一在早中晚都能晒到太阳的一块石头上,掏出一根旱烟杆子,吧嗒吧嗒眯眼抽着,不管每次咳嗽的面红耳赤,他都会一气儿抽完那袋烟。

起初小辈们只是上前跟他打个招呼,说几句小俏皮的话,几次下来,这老头子的嘴就像是开了闸的大坝,滔滔不绝长虹贯日的说起了不知是故事还是真事儿的经历。

但小辈们听的津津有味,打从太阳一出山,就或蹲或坐,围在大石头旁,听老头子说书。

那一口似是被烟熏的大黄牙丝毫不煞风景,反而还让人更加的进入情景,畅想着那些过去的故事。

清纯女孩复古照唯美写真

老头子出生那年,前朝的满清遗老还在高喊着吾皇万岁,对剪去辫子这事抗拒的不得了,直到当兵的一枪毙了一位军机大臣,那些遗老们才把这象征闭关锁国封闭王朝的辫子割了。

老头子三岁的时候,他娘似乎是得了风寒,没有及时就医,在某天半夜里搂着幼小的他吐血而亡,他那位本是庄稼汉的老爹,竟是在大烟馆子里乐不思蜀,连回都不曾回。

一直过了四五天,靠着一点窝窝头和香油勉强没饿死的三岁小娃才看着他爹一摇三晃哼着小曲回来,一看躺床上早已冰冷的僵尸,大骂了一句晦气,提溜着三岁的小家伙就上街把他卖了。

那时的小家伙对自己名字也记不太清,可能叫土豆、臭蛋什么的。

兴许是老天爷发了善心,并未让这小娃子一路悲催下去,他被一个姓吴的少年公子买走了,并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吴世卿。

从那以后,吴世卿就过上了锦衣玉食的舒坦日子,他跟着的公子家里似有金山银山,成天吃的都是鱼翅燕窝,连带着他这个算是书童的小家伙都被养的白白胖胖。

十岁那年好日子到了头,吴公子家来了一队当兵的,端着枪炮搬了三天三夜,把他家的金山银山都给搬走了。

年少的吴世卿当时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那些当兵的咬死,可吴公子却是摇了摇扇子,抿了口茶水,悠然一笑的说了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

吴公子把偌大的宅子换了上万两银票,后来的几年,就带着他四处流浪,也逐渐开始教他功夫。

踏遍祖国山河,哪里枪声最响,公子就带他去那里,他亲眼看着公子在枪林弹雨中飞来飞去,割下那些欺压百姓的大军阀头颅,在热气儿还没冒完的时候,一定会挂到最近城镇的城门楼子上。

于是,他和公子的画像也随着这些头颅,一并贴在了城门边上。

没多久他和吴公子名气越来越响,老百姓们都叫他们游龙双侠,不论走到哪里,给占山为王的匪头们一报名号,必然会好生优待,大鱼大肉伺候着。

走南闯北多年,吴世卿武艺渐渐精进,总觉得翅膀硬了,单独杀了几个小军阀,就拿着头颅给公子显摆。

公子却并没有夸奖他,而是看着他轻语道,“你的资质不算高,武道一途还有得练。我这一身本事你也学不,沉下心来吧。”

又过了几年,积弱多年的汉国遭受了外来侵略者的欺负,被岛国占了东边三个区。

公子气的大骂那位一枪一炮都未放就一溃千里的最大军阀,便在一列开往南方的列车上,把那军阀的头颅给割了下来,可意外的是,公子还没来得及下去,列车就发生了爆炸。

公子因此负伤,久治难愈,却还十分高兴的说,“我祖国看来有不少大好儿郎,炸的好炸的妙,叫这些家伙都粉身碎骨可比割头颅爽快的多。”

后来公子不再带他单兵作战,用这些年劫富济贫积攒的财富再次走南闯北,召集了一批精悍的有识之士,专杀岛**官。

每次刺杀都简单粗暴,数十挺机枪一阵狂扫,尔后是数百枚的手榴弹,杀的岛国人闻风丧胆。

再后来有两个部队都曾派人找过公子,想招纳他为国家做事。

公子却是说了句“闲云野鹤亦能报国,享国之俸禄怕变得慵懒,杀少了敌人”而婉拒。

吴世卿当时真以为公子是闲散惯了,受不了约束才拒绝,可之后公子在一次喝醉时却说:一山容不下二虎,一国容不下二主,迟早要打起来呀,自己人打自己人的事儿,我可不干!

没过几年,野心勃勃的岛国人被打的缴械投降,成为战败国,乖乖的回了那座小岛上,再不敢妄图发起战争侵略。

而那两个部队,还真就打起来了。

公子从此便带着他隐了声名,又开始流浪,也不再管是哪一方打赢了,反正是汉国人自己做主就好。

百废待兴的新汉国成立之初,也经历了一段动荡的日子,天灾**,饥荒爆发,老百姓流离失所,纷纷逃难。

而公子唯一的一位徒弟,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捡来的。

老吴头讲了三天,也才讲了这些事,但已足够让这些小辈们荡气回肠心生神往,都纷纷大叹着说,吴公子一定是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有人咂摸了一下故事末尾,立刻想到了什么,便迫不及待开口询问,“老前辈,你说的这个徒弟,就是红英姑姑的丈夫,那位大年表兄的老爹李震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