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态似乎有点不对劲?”

陈墨摸着下巴嘀咕道。

他的永恒意志结合命运之网,配合遍布古神宇宙的命运法则,让他能轻易的跨越的半个宇宙看到那个到处吞吃世界的永恒古神,但是吃东西这种事情应该很享受才对?

而这个壮汉吃的急也就算了,关键是毫不掩饰满脸的惊恐和绝望。

陈墨正怀疑这是不是钓鱼的陷阱,却看到壮汉的眉心突然钻出一只眼睛,漆黑如墨的眼睛,这个眼睛不断变大,无数的血管开始在壮汉的头上蔓延。

壮汉疯狂地撕扯,然而却最多只能扯碎一些血管。

随着血管不断扎根寄生,壮汉的头很快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是脖子上面一个光溜溜脑袋大小的眼球,这个眼球里面似乎还有壮汉的神魂在挣扎反抗,以至于壮汉的身体完失控。

看着这个眼珠,陈墨若有所思。

这个不确定是不是普利西拉从永恒监牢释放出来的永恒古神,该不会是为了恢复损耗把最古之神的眼球给吃了下去,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勇气可嘉。

都活了那么多年的老古董了,还不知道不能乱吃东西的道理。

真是连小孩子都不如,小时候肯定是挨揍挨少了。

陈墨不再关注失控的永恒古神,虽然乱吃东西吃出问题,不过这个永恒古神能把最古之神的眼睛吃掉本身也很厉害,祂跟眼珠的抗衡过程不可能这么快失败,此时看似失败只不过是永恒意志钻进了眼珠内。

森女系妹子纯白居家服俏皮发带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想要通过夺舍,进而强行夺取眼珠的控制权。

不管是否成功,这都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事情,他没必要这个时候冲上去,否则壮汉和眼珠两者感受到威胁,指不定先放弃彼此的对抗一致对外,他才不会做这种蠢事。

不就是吃点世界破坏点宇宙,他吃肉允许别人喝汤的肚量还是有的。

陈墨这边拆家,被眼球寄生的壮汉也在满世界的寻找生命世界补充自身损耗,整个古神宇宙因为祂们的破坏开始提前走向毁灭,不过他们彼此都默契的避开了彼此。

陈墨是不想惹麻烦,毕竟他这个永恒古神战力是借助外物。

干尸壮汉也是一样,祂不想在这个自己都快被寄生污染的时候去和另一个永恒古神交手,中间但凡出点差错祂就死定了,坐了一千多亿年的牢好不容易放出来,祂可不想才出来就陨落。

几年后,靠近古神宇宙的诸天万界。

在蓝星三百多个各文明神灵的努力下,痴愚之神一路吃着送到嘴边的神灵分身口味小点心,终于被锲而不舍的众神给引到了接近古神宇宙的地方。

按照痴愚之神的行进速度,再过个几年就能接近陈墨世界树化身所在。

同一时间远在第三宇宙,贝鲁特三人也终于跟永恒超凡达成共识。

祂们也终于知道,古神人族的永恒超凡为什么不曾离开这个遍布荒芜邪神的宇宙?

凭借永恒超凡的力量,杀出一条生路离开宇宙,在外开辟新的小宇宙并不是一件难事,何苦困守在这个宇宙跟荒芜邪神进行无休止的战争,要知道就是再喜欢杀戮的人面对长达几千亿年的战争都会厌倦。

因为古神人族,从始至终就无法离开第三宇宙。

古神人族最早源自于蓝星宇宙,当命运天书逐渐被污染加剧的时候,失控的命运天书展现了可怕的破坏力,古神人族不得不利用命运天书还未失控的力量制造了一本赝品命运天书。

最后借助命运天书进行最后一次改命,逃进了跟蓝星宇宙敌对的第三宇宙。

借助改命和古神人族的一件圣物,成功的改写了第三宇宙的最深层本源,在遍布神秘污染的大海中开辟出一个个适合古神人族生存的岛屿,并且将荒芜邪神都给放逐到远离大海的星空。

古神人族为此付出惨重代价,永恒超凡陨落多人,并且从此无法离开第三宇宙。

古神之海深海,贝鲁特三人跟着六个永恒超凡来到曾经摆放赝品命运天书的祭坛,周围的海水无声无息消失变成鸟语花香的原野,看着这个祭坛阿尔弗列德满怀期待。

在这个祭坛内,就封印着古神人族的圣物。

如果不是旁边有六个永恒超凡,如果不是这些动辄活了上千亿年厮杀上千亿年的老古董一个个都非常可怕,祂一定会鼓动贝鲁特和普利西拉夺取祭坛内的古神人族圣物。

因为这件圣物,源自于古神人族的起源。

甚至古神族,都跟古神人族有同一个起源。

无数年来古神族一直在追寻自己的源头,但是始终没有多少线索。

但是按照古神人族永恒超凡的说法,古神族和古神人族有同源的血脉,只不过后天走向了不同的进化方向,并且古神族的这一支发生了什么变故遗忘了先祖。

正因为有这个渊源,永恒超凡才那么容易接纳祂们三个外来永恒。

甚至愿意动用圣物,将祂们送回蓝星宇宙。

古神人族出自蓝星宇宙,当年逃离的时候就留下了借助圣物返回的手段。

只不过后来古神人族被迫和圣物绑定,圣物不离开第三宇宙,古神人族也就无法离开第三宇宙,而荒芜邪神绝对不会允许古神人族的圣物离开,至今没有达成共识联手毁灭古神人族也是顾忌这个圣物。

所以纵然再心动,阿尔弗列德也只能老老实实不敢有丝毫异动。

六大永恒超凡走上祭坛,共同激活祭坛的封印。

祭坛上部左右分开,内部中空,外面并不大的祭坛,内部却堪比一个小宇宙,其中有一颗缺损了三分之一但是还在跳动的心脏,这直径超过一千五百万光年的心脏每一次跳动都震撼人心。

此处的震撼人心,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震……撼……人……心……

阿尔弗列德捂着自己的心脏,祂感觉自己的心跳正在渐渐的和这个巨大的心脏心跳同步,越是接近同步越是有一种恐惧的感觉,祂感觉如果真的心跳同步祂会死。

祂感觉自己不配,祂的心脏根本不配和这个巨大心脏同一个频率跳动。

这是生命本质的差距,就好像一个普通人听到神的心跳声,甚至模仿神的心跳声,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亡,这就是永恒超凡提到过的古神族和古神人族的源头,创造了祂们先祖最古之神的心脏?

只是死后残缺的心脏就已经如此可怕,活着的时候必然是超越永恒古神的伟大存在。

阿尔弗列德看向心脏有恐惧有震撼,更有忍不住想要研究一番的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