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剑意在其体内汹涌澎湃,可靠着强悍的肉身,林云硬是强撑了下来。他想看看,达到苍龙九变第二变后,这先天圆满剑意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不出剑则已,出剑,则石破惊天!

“啧啧,精彩,精彩。真是热闹,十多年不理红尘,这世界到还是没变,人心真有意思,哈哈哈哈!”

就在几人僵持之极,这让人显得有些压抑的大殿,突然响起阵阵怪笑声。

那笑声沙哑,有一股沧桑的气息,透着非凡的魔力,无端让人紧张起来。一股莫大的压力,降临在这片空间,除却林云之外,其余三人面露吃力之色,竭力控制自己不跪倒下去。

扑通!

傅大师和古老头,在这不停回荡的笑声下,率先支撑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是他!”

冷堡主浑身颤栗,回头看去,就见那祭坛中血光冲天。噬血魔典上萦绕的血光,在眨眼之间,凝聚出一道血色幽灵般的人形魔物,凶神恶煞,魔气冲天。

“雷雨子!”

风无恨和血狼转身看去,脸色哗然大变,眼中尽是骇然之色。

一个死去的人,在他们眼前,突然间竟诡异的“活”了过来。

似云端梦幻少女透明薄纱裙美轮美奂图片

冷香芸小脸一片苍白,心中恐惧无比,瑟瑟发抖。可当看到身前林云,那清冷俊逸的容颜,唯有一丝波动时,心无端安定了下来。

雷云子目光一扫,空洞洞的血眼,落在了冷堡主身上,旋即咧嘴一笑:“为师果然没看错你,当年故意放你离去,我就猜到你一定会带着纯阴之体回来的。”

“不可能……”

风无恨闻言巨震,沉声道:“当年你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我,若非我侥幸破解了你的血咒,我根本就活不下来。”

“是吗?”

雷云子嗤笑一声,嘲弄的带:“你真的破解了吗?”

话音落下,冷堡主的眉心一枚血印,若隐若现。当那血印浮现的瞬间,冷堡主眼中涌出无尽惊恐的神色,哆嗦道:“不……不……不……啊!”

可不管其如何挣扎,这血咒却是缓缓现行,眨眼他就痛苦的倒在地上,不停的嘶吼起来。

状若疯狂,像是失心疯一样,五指不断的抓着肉身。眨眼便抓的鲜血淋淋,血肉横飞,可依旧无法自抑。

老奸巨猾的冷堡主,这一刻完变成了一个疯子。

这等折磨看的风无恨和血狼,心惊肉跳,脸颊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咻!

雷云子目光一转,落在风无恨身上,其心中顿时莫名恐惧起来。强行安慰自己道,我和这冷老鬼一样,根本就没和雷云子打过交道。“嘿嘿,你这小子果然修炼了我放在了风雷剑身上的灵花宝鉴。你就没想过,你师尊性格狂躁,脾气火爆,怎会有着女人家才有的功法呢?不仅是灵花宝鉴,还有那份藏宝图,都是我留在你师尊遗体上

的。怎么,不信?”

雷云子怪笑一笑,血影凝聚的魔手,悄然成印。

风无恨娇嫩的面容上,瞬间出现一缕皱纹,紧接着两缕三滤四缕……他的面容不停的老去,那般模样看上去,无比吓人。

“啊!不,不,不……这不是真的,这绝不是真的。”

风无恨掏出镜子,看着镜中苍老容颜,吓得手颤抖不停,失心疯一般不可置信。

“驻颜丹,对,我有驻颜丹,我不怕!”

他赶紧取出驻颜丹一把吞下,情况稍稍好上些许,可仅仅只是稍稍好上丁点。没多久,那镜子中的容颜,便继续苍老下去,眨眼原本的翩翩少年,就变成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的老者。

那苍老的模样,颤颤巍巍,脸上的老皮不断剥落,看上去像是怪物一般可怕。

“不!”

一声尖叫,风无恨手中镜子落在地面,应声而碎。当镜面碎裂的瞬间,他的心,仿佛也随之而碎,完死去。

之前不可一世,气焰滔天的风无恨,没有半点风采。哪怕是败在林云手中,也没有这般难受,他的心似乎彻底都死去了,一切只因雷云子的丁点手段般了。

扑通!扑通!

血狼心狂跳不止,脸色阴晴变幻,难看无比。他目光犹疑,不经意间刚好和雷云子的视线,碰撞到了一起,瞬间吓得哆嗦起来。

“这些年你应该尝试过脱下炎龙甲了的吧?不过,应该都失败了吧。没关系,我来帮你拖!”

大笑声中,雷云最伸手一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