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看守此地的冰蝶都去哪了?还有那些仙药呢?”

   卫穷脸色阴沉至极,扫了四周一眼,喃声道。

   “长老,您说苏辰已经进入了上古药园,会不会是那小子把所有仙药都给收走的?”

   孙栋迈步间,走了出来,脸色微白,道。

   “这不可能!”

   卫穷无比笃定,摇头道。

   “为什么?”

   孙栋尽管不认为苏辰有这个能力收走所有的仙药,可还是忍不住问道。

   “给看个东西!”

   卫穷身子一晃,来到一个土坑里面,伸手一抓。

   砰!

   土坑炸开,立刻飞出一块果皮。

   极品清纯美女白皙肌肤双眸勾魂自拍图片

   果皮上面,尽管仙光缭绕,可却已经断裂开来,更有一层显目的牙印。

   这牙印,一搓一搓,像是被什么鸟兽咬过的痕迹。

   “什么?这……这是仙药‘灵泷果’的皮!”

   孙栋惊呼一声,从卫穷手上接过瓜皮,打量了一番,心疼道。

   “到底是谁把好端端的一株仙药给糟蹋了?”

   灵泷果,虽然只是六等仙药,可却能拿来炼制‘水神泷仙丹’。

   此丹能够大幅提升转轮大能的修为,价值连城,即便是卫穷这个修为的强者,也都眼馋不已。

   可让孙栋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么宝贝的一株仙药,就让一头神秘未知的鸟兽给吃了。

   这如何不让他感到痛心!

   “长老,您可看出这上面牙印的来历?”

   孙栋眉头紧皱,道。

   “没看出来,不过,能够直接吞吃‘灵泷果’的妖兽,绝对是天地间顶尖的存在,至少得是妖王一级。”

   卫穷脸上露出浓浓的忌惮,道。

   “毕竟,就算是老夫,也不敢直接服用‘灵泷果’,那仙果内的力量,足以将老夫的玄轮撑爆!”

   轰!

   此话一出,立刻让孙栋脑海内掀起惊涛骇浪般的轰鸣。

   妖王!

   没想到,此地居然有妖王!

   “难不成是那种活了无尽岁月的上古妖王?”

   孙栋脸色猛变,惊呼道。

   刀墓的神秘与古怪,他早已领教过了,在这里,多的是那些从上古时代存活下来的老怪物。

   “有九成是上古妖王的手笔!”

   卫穷扫了四周一眼,凝声道。

   即便是整个南部区域,再也没有一头冰蝶,可他还是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似乎。

   只要在这走错一步,便会跌入深渊,万劫不复。

   “上古妖王……看来,此地的仙药,应该就是被那尊神秘的妖王给收走了,包括那些冰蝶,也只有神通广大的妖王,才能轻而易举给收取了!”

   孙栋脸上露出又惊又喜之色。

   惊的是,此地出现上古妖王的痕迹。

   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如果要让他们去跟上古妖王争抢,那肯定是没这份勇气的。

   毕竟还想多活个几年。

   这样一来,便意味着他们很可能会入宝山空手而归了。

   可他感到喜的是,有着一尊上古妖王在前面打头阵,他们的危险会降低很多。

   任谁都不会想到,前面秃毛鹦吃了‘灵泷果’之后,随手一抛,乱扔垃圾的行为。

   居然会引发这般让人意想不到的误会。

   如果秃毛鹦要是知道,卫穷这货把自己当成什么神通广大的上古妖王,肯定会笑得合不拢嘴。

   说不定,还会跑来卫穷面前耀武扬威一番。

   要是运气好得话,还可能狠狠震慑卫穷一把,从他们身上敲诈走一些东西。

   当然,这场‘乌龙’事件,秃毛鹦暂时是不知情了。

   等到后面它跟卫穷再次相遇时,上古妖王的身份,已经没了作用。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的目标是苏辰,只要能够杀了那小子,收获足以弥补上这些仙药了!”

   卫穷脸上闪过一抹阴森之芒,道。

   “没错,只是那该死的小畜生,到底躲哪去了?”

   孙栋心底顿时露出滔天的愤怒。

   上次,他们孙家好不容易培育出来的一株人参王,居然被苏辰给抢了。

   这件事,简直快要成了他的心魔。

   无论如何,孙栋都不可能放过苏辰,一定要手刃仇人,夺回人参王!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小子,肯定是去了药园深处!”

   卫穷看了一眼掌心内的罗盘,沉声道。

   “那咱们快点去追,那小杂碎就跟条泥鳅似的,滑不溜手,一不小心很可能就给跑了!”

   孙栋脸上充满了急迫之色,冷声道。

   “不,这座药园,蕴含了莫大杀机,乃是冰蝶一族极其重要的地方,我们还是等秦龙宇来了再说!”

   卫穷沉吟片刻,道。

   这并不是在忽悠孙栋,而是切切实实的真心话。

   从进入此地到现在,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置身于重重危机之中。

   每一步,像是在走‘钢丝绳’,随时都有万劫不复的下场。

   “等他?”

   孙栋愣了一下,发现卫穷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远处虚空。

   那里,一片平静,没有任何波澜传出。

   不过仔细一看,还是有一丝丝的不同。

   “混蛋,这家伙居然来了也不现身!”

   孙栋心里一阵暗骂。

   秦龙宇肯定是跟他们不分前后到达的,可居然隐藏起来。

   这是几个意思?

   “难不成还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把自己与卫穷都给一锅端了?”

   孙栋心底尽管十分不爽,可也没露出来了。

   凡是能够成长到这一步的人,没有几个会是傻子。

   既然卫穷决定与秦龙宇合作,不过是真情实意,还是虚与委蛇,他们暂时还不能撕破脸皮,依旧要笑脸相迎。

   时间流逝,大概十几息之后。

   砰!

   虚空一震,破碎开来。

   有道万民之桥,凝聚之时,爆发出气吞万里之势。

   一个疾驰,猛地落在卫穷与孙栋面前。

   最后,万民之桥的光芒,散去之时,从中走出一道人影。

   来人,正是秦龙宇。

   “咦……们两个也都在啊!”

   秦龙宇眉头一挑,惊声道。

   这副表情,看上去真诚至极,不似作假,可孙栋心里却早已经骂开了。

   刚才,秦龙宇明显是躲在一旁不愿出来,还是被卫穷发现了踪迹,不得已才露面。

   所以这一见面的招呼,在孙栋听来,实在是假得不能再假。

   ……